罗叔

2
文章
302
总阅读

老罗讲古之杀妻弑母骗保案

原创 精华

罗叔 2023-05-30 21:39 675 举报

最后编辑于11个月前

大家好,这里是老罗讲古,今天老罗要讲的故事发生在2015年,距离现在还是比较近的,所以可能感受也会更深一些,希望大家能够从中有所感悟。

在2015年的某天夜晚,有一位约莫六七十岁的老年人匆匆赶到吉林省某县公安局报案。说他女婿栾一宝毒死了他的女儿徐景华。

警方在仔细勘察后发现,在徐景华过世前栾一宝曾经给她上了一份人身意外险,受益人正是自己。为了查清徐景华的死亡原因,警方决定开棺验尸。结果发现徐景华是中毒而亡,于是就把栾一宝抓捕归案。然而就在即将结案之时,栾一宝儿子的一句话竟然让案件再起谜团,警方决定再次开棺验尸。揭开了栾一宝犯下的另一起惊天大案!

2015年9月份,栾一宝老婆徐景华的父亲徐明先到公安局报案,说他女儿徐景华8月18日在夫妻俩的家中去世。可就在女儿去世地一个星期内,中国人寿保险公司的工作人员却到她家来家访说,他女儿生前买了两份人寿保险,对此他作为父亲毫不知情,而且女儿在去世之前还曾经有过两次中毒的经历。

他越想越怀疑自己的女儿是被女婿栾一宝下毒害死的。乾安县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迅速地投入到秘密的摸排。经过向中国人寿保险公司了解,徐景华果然在2015年4月10日和4月15日。分别购买了这家公司百万身价的两种保险,如果投保人意外死亡,两份保险可获赔40万元。两份保险的受益人都是徐景华的丈夫栾一宝。而保单上显示,这两份意外保险每年要交7000多元的保险金。

从徐景华家的经济状况来看,一般是没有理由买这么贵的保险的。同时警方通过对栾一宝的外围侦查,了解到栾一宝生活作风有问题,不但烂赌,还在外面欠了不少债,频繁地出入一些娱乐场所。妻子死了以后,他甚至没有表现出任何悲伤的情绪。

随后,乾安警方对保险单上徐景华的签名与她之前在其他地方留下的签名进行笔迹鉴定,发现保险单上徐景华的签名是伪造的。据保险公司工作人员反映,栾一宝曾多次给保险公司理赔部打电话,催促赔偿款,而且多次投诉。同时,另一路民警赶赴长春,到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调取了徐景华以往住院的病例。病例显示,徐景华曾两次因农药中毒住院,但两次都被抢救过来了。栾一宝的疑点逐步上升,乾安县警方当即成立专案组。徐景华究竟是不是农药中毒而死?警方决定开棺验尸。

9月22日,警方将徐景华的棺材打开。法医提取了死者的胃内容物以及肝脏等检材。同时,警方对栾一宝采取措施进行控制,并在其居住处的灶坑里找到了过火的一次性注射器。经法医鉴定,徐景华确系药物中毒死亡,在送检的注射器残液里也发现了部分农药的成分。掌握了确凿证据,警方立即对栾一宝进行讯问。经过一番较量,栾一宝终于交代了为骗取保险金,利用农药三次向妻子徐景华投毒,最终将妻子杀害的犯罪事实。

9月23日,栾一宝被警方刑事拘留。案情明朗,可以结案了。然而,警方在询问栾一宝10岁的儿子栾小禹的时候,栾小禹突然说:“我奶奶死的时候和我妈妈一样,她们得的都是一种病。”童言无忌,这句话立刻引起警方注意。侦查员调查中发现,栾一宝的母亲于2015年3月24日去世。母亲去世后,栾一宝得到了保险公司理赔的10万元左右的保险金。难道栾一宝为了骗保以同样的手段杀死了自己的母亲?警方立刻提审栾一宝,但他坚决否认自己杀害了母亲。为了揭开栾一宝母亲死亡的真相,9月24日,警方对栾一宝的母亲开棺验尸。经化验,栾一宝的母亲也是死于农药中毒。在证据面前,栾一宝终于承认了毒害母亲的犯罪行为。

栾一宝,1980年3月13日出生,老家在吉林省乾安县严子乡,家里还有一个妹妹,父亲栾海山和母亲王秀英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因为是父母唯一的儿子,从小就受父母宠爱,即使犯了错误父母也不舍得打骂。1998年,栾一宝中专毕业,到县城打工。2002年,经人介绍,栾一宝与比他大两个多月的姑娘徐景华结婚,第二年有了儿子栾小禹。结婚头两年,栾一宝和徐景华夫妻感情很好。对妻子和儿子非常疼爱,对父母也很孝顺。婚后第三年,经熟人介绍,栾一宝到小学当民办教师。由于学校离家较远,栾一宝搬到学校去住。每周回家两次。从此,栾一宝的人生轨迹发生了变化。栾一宝只教三个班的语文,课时不多,闲暇时间不少。没事的时候,他喜欢和朋友一起吃吃喝喝外加赌博。当时,他每月工资510元,这些钱根本不够他一个人花销,家里的开支全靠徐景华务农和养鸡养鸭维持。父母劝他不要在外面瞎混,他嘴上答应,可是离开家却依然我行我素。发展到后来,栾一宝甚至开始在外面找女人。据栾一宝的妹妹栾一萍回忆,哥哥吃喝嫖赌,一个人花的钱比全家人花的都多。有一天,栾一萍的丈夫开车去县城,看见大舅哥领着一个女人从歌厅出来。回家后,丈夫将事情跟栾一萍说了,栾一萍告诉了母亲,但对嫂子隐瞒了。可不知怎么弄的,徐景华还是知道了栾一宝在外面与女人鬼混的事情,两口子为此经常吵架。栾一宝不务正业,赚钱没有花钱快,栾海山和王秀英不免替儿子着急。栾海山身体不好,经常吃药打针。

据栾一萍回忆,2008年10月中旬的一天,她回娘家,父亲没在家,母亲跟她说:“你爸到县里上保险去了。”栾一萍问母亲:“家里不富裕,我爸怎么想起买保险了?”母亲说:“我和你爸寻思,买份保险,以后有病有灾的不是能得点钱吗,也算给你哥你嫂子减轻负担。”栾一萍后来才知道,父亲购买的是吉利相伴人身意外保险。谁知,2010年8月,母亲王秀英也买了吉星高照A款两全保险和定期重大疾病保险。而受益人都是儿子栾一宝。父母处处为儿子着想,儿子却不争气。栾一宝不但花钱大手大脚,而且嗜赌成瘾,一输就是几百上千。家人觉得栾一宝这么发展下去迟早会把家败了,于是,栾海山老两口和儿媳徐景华商议,干脆不让栾一宝在外面当老师了,让他回家务农,与他的那些狐朋狗友断绝来往。可栾一宝并不愿意回家,他过惯了自由潇洒的日子,岂肯回去被家务农这根无形的绳索拴住?好在学校早已察觉栾一宝的劣行,将他辞退了。

回家后,栾一宝靠收购杂粮和做小买卖生活,只要赚到钱,他就抛下家人和生意往县城跑,钱花光了才回家。栾一宝陋习不改,父母妻子为他操碎了心。栾海山更是急火攻心,于2014年5月病倒了。经医院诊断,栾海山患的是脑动脉瘤。医生建议栾海山手术治疗,但费用需要20万元。栾海山思来想去,最后决定放弃手术,回家保守治疗,以免人财两空。2014年7月24日,栾海山病逝。父亲去世后,栾一宝从保险公司得到了四万元的赔偿金。有了钱,栾一宝跑到县城潇洒去了。2015年1月,栾一宝在洗浴中心认识了一个姓肖的女子,两人迅速发展成为情人关系,频频约会。栾一宝还花了一万元,给该女子买了一部手机和两套衣裳。这样一折腾,不但父亲的保险赔偿金很快花光了,栾一宝还欠了一屁股赌债。而徐景华得知丈夫再次有了外遇后,对栾一宝不依不饶,频繁吵架。栾一宝觉得妻子是无理取闹,对妻子渐生怨恨。2015年3月中旬,栾一宝的母亲王秀英患高血压和心脏病住进了医院,栾一宝到医院陪护,并为母亲缴了住院费。守着病床上的母亲,栾一宝越想越懊恼,自己的家原本就负债累累,母亲生病又给这个家添了很多开支,简直是火上浇油。忽然,栾一宝想到了父亲去世保险获赔的事,进而想到,如果母亲死了,作为母亲保险受益人的自己,就会得到一大笔赔偿金。想到这儿,栾一宝的心开始扑扑乱跳,一个除掉母亲骗取保险赔偿金的罪恶计划在脑海里定型。3月24日早上,栾一萍带着侄子栾小禹来到医院,栾一宝让姑侄俩守着母亲,他去外面买早餐。出了医院,栾一宝忽然想到,妹妹和儿子在病房,趁着家人在场的机会毒死母亲,反而不会引起他人怀疑。于是,栾一宝先到县城的一家农药种子商店,买了一袋农药。随后,栾一宝又到医院门口的一家早餐店,买了一碗玉米粥及小菜。回到医院后,栾一宝来到一楼热水房,趁热水房无人,将农药倒进了玉米粥内,搅拌均匀。随即回到病房,将玉米粥端给了母亲。

王秀英吃完早餐后,便倚在床头和孙子栾小禹聊天。不到20分钟,药性发作,王秀英忽然口吐白沫,浑身抽搐,吓得栾小禹大叫:“奶奶,你怎么了?”栾一萍见状,急忙抱住母亲,并冲栾一宝喊:“哥,快去叫大夫。”栾一宝这才跑出去叫医生。然而,医生回天无力,王秀英还是被自己的亲儿子毒死了。王秀英的死并没有引起医生及王秀英家人的注意。母亲死的第三天,栾一宝就按当地习俗将母亲土葬。4月6日,栾一宝得到了102856.35元保险赔偿金。神不知鬼不觉就将母亲毒死并拿到了巨额赔偿,栾一宝觉得这样弄钱简单、快捷。然而,烦心的事也接踵而至。就在他拿到赔偿金的第二天,找他要债的人不断登门,10万元逐渐减少。徐景华骂他败家,两口子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栾一宝早已对妻子产生了怨恨,再次吵架,一个更加恶毒的想法像野草般在他心底扎根、疯长,那就是杀妻骗保。

2015年4月11日,栾一宝背着妻子来到长春,在中国人民人寿保险有限公司为妻子投保了百万身价惠民两全保险,基本保险金额10万元;4月15日,栾一宝再次为徐景华投保了无忧一生重大疾病保险,基本保险金额20万元。保险单上徐景华的签名是栾一宝伪造的,两份保险受益人均为栾一宝。做好投保准备,栾一宝开始行动了。

2015年4月27日早上,栾一宝将前一天买来的农药,偷偷地放到妻子的方便面里。徐景华吃下去后,很快就毒性发作,倒在地上抽搐。为做样子,栾一宝急忙喊邻居帮忙,开车将徐景华送往医院。路上,栾一宝给岳父徐明先打电话,告诉他徐景华突然得了重病。徐明先急忙往县里赶。据徐明先回忆,他赶到医院时,女儿徐景华已气若游丝,说不出话来。经过四个多小时的抢救,徐景华病情不见好转,医生只得让家属准备后事。徐明先不同意,冲医生喊:“死马当活马医,赶紧往长春送。”于是。徐景华被救护车紧急送往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在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医生迅速查明徐景华系农药中毒,经过医院全力抢救,徐景华终于死里逃生,保住了生命。徐明先心生疑惑,女儿好端端的,怎么会中毒?徐景华清醒后,趁栾一宝不在,徐明先问女儿怎么中的毒。徐景华说她在家拌过玉米种子,玉米种子包衣剂里含有农药成分,很可能是农药挥发引起中毒的。这个解释也算合理,徐明先便没有往坏处想。徐景华出院后,徐明先把女儿接回到家里调养。渐渐地,徐景华身体恢复过来,能够做一些家务了。

徐明先知道女儿和女婿总是吵架,女婿还经常动手打女儿,就跟女儿说:“如果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你想离婚,爸不拦着,千万别委曲求全苦了自己。”女儿叹口气,说:“爸,我三岁妈就没了,我知道没妈的滋味,所以不能让我儿子没妈。我再苦再累、再受委屈,为了儿子,我也不能离婚。”徐明先无话可说,只能陪着女儿掉泪。徐景华在娘家住了半个月后,回家了。然而,又过了半个月,栾一宝和徐景华因为琐事再次发生激烈争吵,栾一宝遂决定再次对妻子下手。当天吵完架,栾一宝到农药店买了农药试剂和一次性注射器。回到家,他将农药溶解后,用注射器把药下到徐景华服用的安神补脑液里。到了服药时间,徐景华自己将混有农药成分的安神补脑液服下。很快,徐景华浑身冒汗,开始呕吐。栾一宝见状,急忙给岳父打电话,说妻子的病又发作了。徐明先要求女婿将女儿直接送往长春,他从家里也赶往长春。栾一宝只得找车,将妻子再次送到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经抢救,徐景华再次保住了生命。

这次,徐明先对女婿产生了怀疑。父女俩在病房时,他问女儿:“你上过保险没有?栾一宝不会借机害你吧?”徐景华回答:“他再混蛋,也不会害我。我家这情况,也根本买不起保险。我这次有病,肯定是上次中毒太深,毒性没排净,因为这次没犯病之前,我有时候也抽搐,有时还大小便失禁,还是上次中毒没好利索。”女儿这么一说,徐明先也以为是女儿中毒没治好,打消了心头的疑虑。两次没有毒死妻子,栾一宝不甘心。很快,母亲的10万块赔偿金被他还债和挥霍掉了。眼见还有债主上门,想到妻子如果意外身亡,自己就可以拿到40多万的保险赔偿,已丧心病狂的栾一宝决定再次毒杀妻子。

2015年8月18日中午,栾一宝给妻子熬汤药。汤药熬好后,栾一宝给妻子端了一碗,徐景华喝了。随后,栾一宝将农药放到剩下的汤药里。晚上,到了徐景华服药的时候,栾一宝将汤药热了,端给了徐景华。当时,他们的儿子栾小禹正在家里写作业。徐景华接过汤药,几口就喝掉了,之后上炕休息。没过几分钟,徐景华忽然在炕上跪了起来,双手抱头,冲栾一宝说:“老公,我脑袋疼得厉害。”随即又倒在炕上,口吐白沫,浑身抽搐,一副痛苦不堪的样子,吓得儿子急忙喊栾一宝:“爸,我妈病了。”栾一宝知道妻子中毒发作,当着儿子的面拨打了120。随后又给岳父徐明先打电话:“爸,秀英恐怕不行了,我打120了,你快过来吧。”放下电话,栾一宝和儿子一起抱住徐景华,呼喊着让她醒醒。120急救车很快赶到。随车医生给徐景华做了检查后,告诉栾一宝人已经死了。栾小禹号啕大哭……徐明先接到女婿的电话后,马上和儿子开车往女儿家赶。快到女儿家的时候,徐明先迎面看见120急救车从女儿家的方向驶过来,急忙让儿子将急救车拦住。徐明先将头伸出车窗,问120急救人员:“人呢?”对方回答:“人已经没了。”随即车开走了。

徐明先父子赶到栾一宝家,看见徐景华双眼紧闭硬挺挺地躺在炕上,栾一宝正在为她擦拭嘴角的呕吐物,栾小禹在一旁哭泣。徐明先立刻冲栾一宝声嘶力竭地喊:“快把我女儿送医院,她不会死,赶紧抢救。”栾一宝赶紧给朋友打电话,要朋友开车过来。不一会儿,朋友开车来了,几个人将徐景华抱上车,风驰电掣赶往医院。经心电等检查,医生遗憾地宣布,徐景华确实已经死亡。栾一宝将妻子土葬后,于8月24日向保险公司报案,同时递交了理赔资料。保险公司审核时发现被保险人在4月27日就因中毒住院抢救,竟然在四个月后突然复发身故,感觉蹊跷,便到徐明先家中调查。保险公司的到访引起了徐明先的警觉,9月15日,徐明先向乾安警方报案。警方两次开棺验尸,案件得以告破。

栾一宝所做的事情实在太过于灭绝人性,又有谁会想到他会如此绝情,为了保险金居然可以做出杀妻弑母的行为,简直就是丧尽天良。可怜的是王秀英含辛茹苦地养育栾一宝多年,处处为儿子着想,徐景华一样也是信任着自己的老公,不知道各位酷友们看到这样的事情,是作何感想呢。

罗叔 编辑于11个月前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用户本人,酷乐米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文中素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0 人点赞

记得评论+点赞哦

留言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