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樱桃

130
文章
154243
总阅读

《起跑线》为了女儿能够接受更好的教育想尽一切办法进入名校

原创 独家

🎀 樱桃 2022-06-15 14:56

207 举报

电影讲述了一对中产阶级夫妇为了让孩子不输在起跑线上,想尽一切办法选择学校的故事。


小时候,拉吉父亲开着一间裁缝店,那时的他还只是父亲的小助手,凭借自己出众的能力,把小小裁缝店发展成大规模的服装店。对来服装店做衣服的米塔一见钟情,于是绞尽脑汁想尽各种办法才抱得美人归。

结婚有孩子后,米塔就在家相夫教子,米塔非常痛爱女儿,把女儿的生活照顾得如公主一般,她觉得和丈夫不能挤入上流社会,是因为没有得到好的教育,于是一心想把女儿送入最好的学校,享受最好的教育,甚至一家人还搬到贫民区假扮穷人。当他们费尽心思终于要把女儿送进名校时,事情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结果。

拉吉凭着自己的努力步入中产阶级,给了女儿和妻子更好的生活。这天拉吉正在招待顾客,接到米塔的电话后急忙赶了过去,虽然顾客是上帝,但是老婆却是至高无上的。

米塔跟保姆带着女儿一起去户外玩耍,担心女儿受伤的她给女儿带上了安全头盔,玩滑梯时还擦得干干净净的才让女儿玩,保姆觉得她有点太过于夸张。这个时候拉吉开着车过来,要走时米塔还交待保姆要做的事,保姆听得一脸懵。

米塔带着拉吉去看学校,米塔说《指南》杂志已经评选出前五名的学校,女儿上学的事情也要提上日程了。 她带着拉吉转了几所学校,奢华的教学楼像极了五星级酒店,先进的游泳池,新颖特别的教学方式。按照米塔的说法,女儿要是能上这几所学校,将来一定可以挤入上流社会,创造属于自己的未来。

而排名第一的德里文法学校只招收附近三公里范围内的学生,他们住的房子已超过此范围。拉吉觉得既然已超过,那还来这干嘛?米塔说:“我们可以在这边买套房子呀。”对于米塔的想法,拉吉并不同意,还不如去找别的学校。

伤心的米塔一回到家就躺在床上,就连拉吉叫她吃饭她都觉得没心情,于是拉吉开始哄她,她觉得除了搬去德里文法学校附近并没有其它的办法能让女儿进入此学校。可拉吉并不这么认为,他觉得现在的生活过得很好,并不一定要搬去德里文法学校,米塔说这个社会过得好是远远不够的,要让女儿自信起来,就是要去最好的学校读书,为了女儿过得更好就是要接受最好的教育。

拉吉拗不过米塔于是听从了米塔的安排,为了女儿的未来拉吉伤感地和邻里街坊告别,搬出旧街区住进了德里文法学校附近的豪华学区房。 为了能够让女儿皮娅交到朋友,夫妇俩举办了聚会。聚会上拉吉和女儿跳起了舞,米塔感觉有些不好意思,拉下了电闸。米塔觉得拉吉是在出丑而不是在跳舞,于是请求他不要再继续跳下去了,感觉所有人都在嘲笑自己。


在外玩耍的女儿哭着跟米塔说小朋友都不和她玩,询问之后才知道说印度语的女儿被一起玩的小伙伴嫌弃了,在印度人眼里英语不止是一门语言,更是一种阶级象征。邻居嘲笑米塔,中产阶级的孩子,将来还是中产阶级,父亲开服装店女儿也可能只是个卖衣服的。邻居的话刺激到了米塔,坚定的说我们家皮娅将来也会有出息的,不光是你的孩子才能进德里,我们皮娅也很快会入学的,说完生气的拉着女儿走了。一边走一边跟女儿说从今以后只能说英文,邻居的话让米塔更加坚定了要让女儿进入好学校的想法。

学校开始招生,于是拉吉在天蒙蒙亮的时候,就去学校领取申请表,却发现自己已经排到了两百多号,前面还有昨天夜里就开始排队的人,为了领那一张入学申请表,拉吉从早上排到中午连饭都没顾得上吃,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米塔带着拉吉找了一家入学顾问,顾问为拉吉的女儿安排了紧凑的学习计划,米塔担心这么紧凑的学习,哪有时间休息玩耍,顾问便告诉米塔,很多家长都是在怀孕的时候就开始计划一切,像拉吉米塔这样的已经算是很晚了,必须加快脚步追赶,不止是女儿,身为家长的拉吉和米塔也需要接受培训,每个方面都必须做到最好,才能增大被录取的几率。

拉吉和米塔填不好英文入学申请表,顾问给他们推荐了一位作家,作家很快就写好了关于拉吉女儿的介绍,光听内容还真的听不出来这么好的描述是来自自己家的孩子,真的是太完美了。之后顾问还教他们服装穿着的艺术和面试时回答问题的技巧,以免到时出错。拉吉和米塔拼尽了全力去学习,然而遗憾的是,他们参加了四所学校的面试,四所都未录取他们的女儿,就只剩下排名第一次的德里文法学校。

夫妻俩十分疑惑,已经做了这么多准备了结果还是不尽人意,被质问的顾问只好说,或许不是你们女儿的问题,而是学校不想录取一个服装店出身的孩子。为了确保女儿可以被德里文法录取,拉吉想找熟人帮忙打通关系,却被告知那里的校长对走后门深恶痛绝,拉吉不信想要亲自走一趟,想用钱贿赂,却眼睁睁看着上一位想要贿赂的家长,被校长大骂着赶走,吓得拉吉拔腿就跑。

米塔因为女儿没有申请到学校而苦恼,没申请到学校连参加聚会的资格都没有,两人正在一筹莫展时,服装店的小助理来家里看他们,结果知道了小助理家的孩子都被好学校录取了,他们很是惊讶,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小助理还说多亏了拉吉,是拉吉让他去拿的申请表,结果就被录取了。小助理是特意来家里感谢他的,他们俩还一脸懵,最后拉吉把小助理请了回去。

拉吉气冲冲的去找顾问,质问顾问连他店里员工的孩子都被好学校录取了,那所学校我们尝试了很久为什么没有被录取。顾问解释说那是因为RTE制度,每所学校都要留出25%的指标给贫困孩子。根据制度那是学校的权利,如果你也想进此学校那就填一张RTE的申请表。既然融入不了上流社会,拉吉决定申请一下RTE,但那些繁琐复杂的证明材料让拉吉头大。

这时办假证的人直接找上他,还向他保证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只要付了定金,就会帮他搞定。提交文件后运气好的话就能被录取,所有通过录取的人都是要靠运气的。办假证的人说:“把申请人孩子的名字写在一张便条上,到时候会帮你孩子的名字也写在那上面,然后贴在冰镇的矿泉水上一起送进去,在抽签之前会把附着便条的冰镇矿泉交给他们,之后就会拿着那张便条放入抽取名字的罐子里,当抽签人抽签时他的手就会碰到冰镇过的便条,那肯定就是写着你孩子的名字,这样被录取的机会就大大增,所以拉吉先生放心吧,快把好消息告诉你老婆吧! ”


拉吉回到家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米塔,米塔开心的抱着拉吉,感谢他把这件事办得这么完美。拉吉还说要出去好好庆祝,让老婆开心一下。结果正准备好好庆祝,电视就出现批露RTE造假的新闻。拉吉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米塔也开始数落他怎么可以做这么愚蠢的事,拉吉解释说:“还不是为了你,不忍心看你那个样子。”米塔说把资料拿回来吧,不想你去坐牢。

德里文法学校决定派人挨家挨户走访调查所有申请RTE入学的家庭,害怕的他们决定去贫民区假扮穷人,还去街上买回廉价的衣服,穿上这些衣服看起来确定像极了穷人。米塔告诉朋友要出国旅游,然后他们在照相馆照了假装出国的照片。

第二天天没亮一家三口就坐上车出发去了贫民区,刚到贫民区街坊都特别热情,拉吉和米塔不想和他们有过多的交往,毕竟只是一时的。拉吉和米塔过惯了富人的生活,住不惯这么简陋的房子,就连睡觉都睡不舒服。拉吉说体验穷人的生活也是一种浪漫,然而米塔并不觉得这样有多浪漫,都怪拉吉给自己制造了这么大的麻烦。拉吉有些生气的说,还不是因为你,这下两人开始互相责备,吵了起来。

睡觉时米塔以为是拉吉毛绒绒的腿一直在蹭她,结果抬头一看,是一只老鼠,米塔吓得跳了起来,一直大叫着拉吉老鼠,老鼠在这,快把它打死,最后费了好大功夫才把那只老鼠打死。

拉吉在厕所里叫米塔帮忙打点水,然而米塔正在忙着把假装去巴黎的照片上传到朋友圈。之后才起来帮忙打水,却怎么找也找不到水,才知道家里根本没有水。 米塔拿着桶出门借水却没有一个邻居愿意帮忙,隔壁的大叔提了两桶水出来。大叔说:“你们一点也不觉得惭愧吗?”米塔开心的提着水回了家,这才让困在厕所里的拉吉得到了解决,拉吉从厕所出来后还不忘感谢给他水的大叔。

没过多久学校就派人来家里调查,拉吉和米塔也热情接待了调查员,调查员看到拉吉光滑的手,屋内的矿泉水和披萨,似乎已经确定拉吉和米塔是骗子。可善良的大叔却一口咬定,他们以前肯家是个有钱人,只不过现在破产了,就这样,调查员放过了拉吉。几代都是穷人的大叔决定教会拉吉一家如何过好贫困的生活。

于是邻居大叔天未亮就带着拉吉去挤公交车上班,却怎么也挤不上。大叔的妻子则带着米塔去打水,教会她遇见不公就要站起来为自己说话,不能就这么让人欺负,战争要靠自己去打。听了大叔妻子的话后,米塔终于爆发了,吓得旁边的人都不敢说话了。

经营服装店很在行的拉吉,却为流水线的工作手忙脚乱,第一天上班就被扣了工资。而米塔与缺斤短两的政府配给站工作人员大吵大闹,导致配给站提前关闭,很多人没有拿到食物。大叔的妻子告诉米塔,不是所有的不公都要说出来,贫穷这门课不是那么好学的。


时间过得很快,调查员第二次来家里拜访,拉吉长满茧子的双手,让他确信这一家申请RTE的真实性,告诉他通过了,努力了这么久孩子终于被录取了。但入学还需要缴纳高额的课外活动费,这对拉吉一家没有任何问题,可善良的大叔却担心拉吉拿不出这笔钱。

到了晚上拉吉偷偷出去取钱,大叔以为他在偷钱,一把拉着他就走了,刚要取的钱又退了回去。不管拉吉怎么解释,大叔就是不相信他有钱,为了帮助拉吉凑钱想破了头,结果故意让车撞了。司机也赔了钱给他,拿到钱后又把这笔钱给了拉吉,拉吉拿着钱心里很不是滋味。告诉他不能为了钱命都不要了,大叔说没有更好的办法能够凑到钱,原来还会有人不惜一切的帮助自己,拉吉很是感动。

抽签那天,拉吉一家的运气很好,幸运地拿到了一张通往德里文法学校的入场券,而大叔一家却没有那么好的运气,等到最后也没念到自己孩子的名字,伤心的大叔哭了起来,还一边的安慰儿子,虽然没抽到但也不代表运气不好。大叔只好将孩子送到公立学校,这让拉吉有种自己抢走大叔孩子名额的感觉,可大叔却还在想为拉吉女儿举办一场庆祝会。

即然事已成,拉吉一家告别街坊邻居,回到豪宅,可心中的愧疚让拉吉连面对最喜欢的菜都没有胃口,为了弥补心中的愧疚,拉吉和米塔资助大叔孩子上学的那家学校,破旧的墙面被涂上墙漆,厕所被翻修,将这所学校焕然一新,大叔庆幸自己的孩子,能够接受如此优良的教育,校长却说这一切要归功于一个人,大叔找到了校长给出的地址,开门却发现眼前人是拉吉。善良的他还以为拉吉是这家的佣人,直到真正的佣人出现开口叫拉吉老板时,大叔才明白自己被骗了,失去理智的大叔想要向学校举报拉吉的行为。

米塔担心他会举报到校长那去,害怕拉吉被抓,这样的话生活就彻底给毁了,然后女儿也会一起连累,到时候别人会说皮娅是骗子的女儿,米塔越想越头大,两人决定去跟校长坦白这一切。

而此时的大叔也刚好来到学校,打算举报拉吉的行为,结果被拉吉的女儿叫住了,拉吉的女儿冲过来跟大叔聊了起来,要走时一把抱住了大叔,还不忘回头跟大叔说再见。此时拉吉和米塔刚好也来到学校看到这一幕,大叔思绪开始乱了起来,叹了口气。大叔伤心的说了句:“我不会窃取别人的权利,她也是我的孩子我不会去碰。”说完就径直的走了出去。

大叔选择了放弃举报,但是看到伤心的大叔,不顾米塔的阻拦,走进了校长室,坦白这一切。拉吉来到校长室跟校长道了歉,承认自己的错误行为,并且还说可以取消自己女儿的录取资格,但是校长只是将拉吉女儿的档案从RTE学生转到普通学生。


校长表面对走后门深恶痛绝,其实本质还是想要赚钱,如果把学位给贫穷人家的孩子,那还怎么赚钱。拉吉可以为学校带来盈利,她不会选择将这个名额送给一个出身贫穷家庭的孩子,拉吉看透了教育者背后的一切,警告校长会不择手段把这个名额拿回去还给大叔。校长觉得拉吉没有这个能力,建议他去大厅看看孩子们的表演,于是他找到正在上课的调查员。将本该在晚会中上台表演的德里学生换成来自公立学校的学生,让所有人明白这些孩子一样很优秀,只是他们没能来到这个所谓的好学校。

孩子们表演完后拉吉走上台讲起了自己的故事,他说:“即使我有豪华的坐驾,宽敞的毫宅,如果说不好英文依然会被别人嘲笑,在印度说错英语那么就是个废物,一无是处。” 他希望女儿不要像他那样,所以想尽一切办法让女儿得到更好的教育。

拉吉说:“在如今这个时代,家长在乎的是孩子的学习而非人品,我们曾经以为这所学校能够让我的孩子变得博学,于是想尽一切办法。扮成穷人入住贫困区,又偷又骗,用尽了一切可恨的手段,竟然成功的通过了审查,窃取了本该属于他们的权利。

如果每个孩子都能够进入德里,那么他们都会有更好的未来,或许家长都会这么认为,可是德里培养的不是好学生而是满足家长的虚荣,公立学校的学生也可以很优秀,就在刚刚他们已经证明了。德里有这样的校长教育已经失去了本质,她不仅仅是个校长还是个生意人,时刻准备偷走他们的权利。我不会教育我的孩子窃取别人的权利,在哪念书都行,除了德里,今天我将为我的孩子办理转学手续。”


公立学校的校长说:“你们做了一个非常勇敢的决定,为了一个贫困的孩子而牺牲自己女儿的机会,真的很了不起。”拉吉说:“还有很多学校可以选择,肯定有适合她的,就这样拉吉把女儿送去了公立学校。

如今入学看家庭这样的出身论,根本就不是在考核孩子,而是在考核家长,这样下去的后果将是所有人没有公平接受教育的权力,只会让富人更富,穷人更穷,所以拉吉最终选择让女儿转学,他相信不是好学校依旧可以教育出出色的人才,好的教育资源被商业化,生源成了每个学校最关注的点,到底是谁在推动教育商品化,将教育这一神圣的使命用金钱来衡量。

影片完美的诠释了现实教育的缺失,如果你不够优秀那么你的孩子也会同你一样,所以家长们都希望自己的孩子不输在起跑线上,以至于挤破头皮都要进入好学校,那么进入好学校的前提,就是你有足够多的资本,或者足够优秀。再者争抢教育资源的不是孩子,而是那些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家长,他们想要赢在起跑线,并非孩子所需要。

🎀 樱桃 发表于5个月前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用户本人,酷乐米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文中素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0 人点赞

记得评论+点赞哦

留言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