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华

420
文章
61798
总阅读

燕云台第三十八集,宫内再传流言,李思儿遇害

原创 独家

浮华 2021-01-05 19:36

40 举报

耶律贤将玉箫带回宫中,耶律贤病情愈发严重,病痛难忍,玉箫一直陪伴着耶律贤,亲自服侍耶律贤吃下止痛药。萧燕燕正在处理政务听闻耶律贤病情复发,前来看望。她才得知耶律贤已经不再服用汤药了。而且,他的病只能靠止痛药来缓解疼痛。萧燕燕她没有想到耶律贤的病已经到这个程度了。而且迪里姑和韩匡肆都无技可施。随后,萧燕燕前来看望耶律贤,玉箫惊慌失措,因为耶律贤并未将此事告知萧燕燕,耶律贤让玉箫和宫女们站在一起,萧燕燕看到了玉箫,但没有多想。

而是责怪耶律贤不该向自己隐瞒病情,耶律贤知道如今大辽的重担都落在了萧燕燕一个人身上,所以,他不想让萧燕燕因此担心,他知道自己的身子和病情,所以接下来的日子他只想安然度过。


李思听闻耶律贤和萧燕燕也已经和好如初,所以她想再次用自己生病一事让韩德让回府,但是,韩德让此时正在和萧燕燕提及耶律贤病重一事,他此时得知了李思心口疼的病发作,立刻赶回府看望。但是,他赶到府中时,却发现李思安然无恙,他知道李思是寻找借口,不想让自己和萧燕燕一起,他有些生气。

李思告诉韩德让,宁肯自己让世人唾弃说是妒妇,也不愿意韩德让再进宫。韩德让却认为,自己从那时答应回京之后,自己现下就没有了退路,所以,他不可能做到李思所说。李思说耶律贤现下生病,君心难测,喜怒无常,韩德让如果经常与萧燕燕相处,势必会遭到耶律贤的顾忌,她不想让韩德让涉险。李思希望今后韩德让除了进宫上朝,就不要再进宫了,就算不为了自己考虑,也为父母考虑,韩德让深知李思这么做是为了自己考虑,但是现下他进退两难,只说自己会再考虑考虑,李思见韩德让犹豫不决,很是失望。


韩德让此时正为了此事心烦,喜隐此时派人送来请帖,想让韩德让前往赵王府应约。喜隐此次宴请韩德让,是专门为了韩德让设宴。喜隐提起了韩德让多年来为了大辽所做的一切,萧燕燕与韩德让一直都为了大辽做了很多努力和贡献,而耶律贤不管政事,都交给萧燕燕,虽然表面病情严重,但是私下却偷偷纳了渤海女子为妾,他只顾自己玩乐,却不顾政事。耶律贤根本不配,也没有资格做大辽的主上。

此次,喜隐宴请韩德让,为的就是拉拢韩德让,但是韩德让一心忠于耶律贤,不会听信喜隐的谗言。他告诉喜隐不该背着耶律贤说这些大逆不道的话,大辽能够有今天繁荣之景,实属不易。喜隐见韩德让没有被自己拉拢之意,愈发嚣张,说昔日耶律贤为了一己之私,拆散了韩德让和萧燕燕,如果韩德让能够助自己一臂之力,他就能让韩德让和萧燕燕再度重修旧好。韩德让绝不会听信喜隐的谗言,他警告喜隐不要再对皇位有过多的执念,眼下大辽是因为耶律贤才有太平之景,如果喜隐仍旧执迷不悟,那就是自取灭亡。


萧燕燕此时和耶律贤正在宫中散步,耶律贤准备封长子为梁王,因为只有封王之后才能建立自己的斡鲁朵。二人,前去看望文殊奴和观音儿,文殊奴说出了自己的一番政见,令萧燕燕和耶律贤大为赞赏。但是观音儿却说乳母教她要讨好耶律贤,要远离韩德让。萧燕燕和耶律贤听到观音儿所说的话,大为震惊。

萧燕燕觉得此事定有蹊跷,所以和耶律贤召见了观音儿的乳母前来问话,萧燕燕斥责乳母竟敢议论朝廷重臣,乳母说自己只不过是听到了流言蜚语。听到这些话,耶律贤大为震怒,于是,耶律贤让婆儿下令彻查此事。就在这时,韩德让前来求见耶律贤和萧燕燕,他本来是想问渤海女子之事,但是却看到萧燕燕在,所以没有提及,而且此时乌骨里来看望萧燕燕,韩德让只好先告退。

浮华 发表于1个月前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用户本人,酷乐米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文中素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0 人点赞

记得评论+点赞哦

留言评价